第08版:文苑 上一版3
标题导航
dlrb
   
2021年02月19日 星期五  
放大 缩小 默认

长篇小说

远方来信

 

    你还记得那个来自“拖拉机制造厂”、被咸水村人善意地送了个外号叫“画家”的下乡知识青年王新宝吗?他在我三哥“吃错药”的那个冬季,从村里参军入伍了。

    在那个年代,知识青年参军入伍,是脱离劳累艰苦的农村生活最主要的途径之一,所以竞争激烈。按说,王新宝父母都是厂里车间的工人,根本没有什么门道能使儿子早日离开农村。那年冬季,河洛公社武装部给咸水村分配了一个珍贵的招兵名额,当时踊跃报名参军的有四名知识青年和农村青年十三人,在这激烈的竞争中,王新宝竟令人意外地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十一月初的一天早晨,曹支书特意安排大队的锣鼓队、唢呐队在村小学操场营造出一片欢腾喜庆的场面,村小学的学生暂停上课,甚至各个生产队都推迟了出工,聚集过来好几百个社员。操场边的墙上破天荒地贴上了红纸黑字写着“热烈欢送知识青年王新宝参军入伍!”的标语。

    咸水村大队的知青点就在村小学院内的教师办公室后边,王新宝由村支书曹庆晖、民兵连长曹丙庆等人陪同,身穿没有红领章、红帽徽的崭新绿军装,背着背包,胸前佩戴着大红花向操场走来。现场锣鼓喧天,唢呐齐奏,鞭炮齐鸣,几百个学生和社员们在老师和各个生产队队长、副队长等人的引导示范下,轻重不一地拍起了巴掌。王新宝吃惊地停下了脚步,望了望眼前人头攒动的场面,两眼湿润了。少顷,他弯下腰去,给现场所有人,也是给所有来到或没有来到现场的咸水村的父老乡亲们,给他生活了三年的穷山村,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大队专门安排砖窑场来送王新宝的手扶拖拉机已经发动了,柴油机“突、突、突……”的轰鸣声仿佛在催促着该起程了。王新宝笑着用手抹了一把眼泪,转身蹬上了手扶拖拉机后面的车斗。手扶拖拉机开始加油起步了,“嗵、嗵、嗵……”喷着黑烟驶出操场,驶出了校门。

    在欢送的人群中,还夹杂着村里当初曾热血沸腾地报名要参军的知识青年和农村青年(我三哥有病在家,那天没去现场),自始至终,他们或强颜欢笑,或冰凉着面孔,站立在操场上各个不同的位置,向王新宝投去艳羡或忌妒的目光。

    手扶拖拉机驶出校门,沿着村街向村口驶去。王新宝站在颠簸的车斗里,双手扶着车斗前面的挡栏,当他松开一只手,低头抹去眼角处最后的一滴泪水,再次睁开眼睛,看到了自己身前崭崭的绿军装后,他知道这不是梦,即便是个梦,今天已美梦成真了!他抬起头,迎着扑面而来的凛冽寒风,喜笑颜开起来,头再也不回地与咸水村永别了。

    王新宝当然知道,他能够一帆风顺地离开这个一年四季在泥里水里劳作刨食、洒血流汗淌泪也难以为继温饱的贫穷的咸水村,离开他已经待了三年多的贫瘠土地,毫无疑问要仰仗在幕后尽心的曹晓妞,仰仗她无所顾忌地冲破世俗羁绊,倾尽了对他的爱恋;同时也要归功于自己这个来自城里的一无所有的青年,能够在寂寞无助的时候幸运地遇到了能改变自己命运的爱情,与咸水村这个非凡出众的姑娘海誓山盟、私订终身。但是,此时的王新宝还不会想到,今天的这一切,最应当归功于的是初恋的幼稚、青春的单纯、心灵的空虚和不谙世事的冲动!

    心上人在她的努力下远走高飞了,就像做成了一件最了不起、最幸福的大事似的,曹晓妞的心情是多么愉悦,她觉得,她能凭借父亲的权力帮助王新宝应征入伍,这比她自己进城参加工作还要激动和称心如意。王新宝就要走了,她似乎忽然懂事了一点儿,不那么任性了。为了让王新宝能高高兴兴地离开村子,她要父亲将送行的场面安排得隆重热烈一些,但是她却没有出现在欢送的人群中。原来一大早,她就要走了嫂子——村小学阮老师的办公室钥匙,一个人早早躲在房间里,站在窗前往外观察着操场上的动静。她不敢走出门外,她怕自己控制不住离别时的忧伤和不舍,当着父亲和村里人的面失态,甚至留下笑柄。当王新宝出现在操场上时,她已经模糊了双眼;目送手扶拖拉机驶出校门,那个人影也随之不见了之后,她伏在桌子上,泪水洒湿了桌面……

    等啊盼啊,她在焦急地等待。半个月后,那天下午回到家,在学校当音乐教师的嫂子给她捎回来一封信,嫂子不直接把信给她,拿信在她眼前一晃,笑着故意逗她说:“哎哟,一封从湖南寄来的部队来信,不会是那个画家寄来的吧?”曹晓妞的心在一瞬间亮堂了起来,苦思冥想的心此时也踏实了。她伸手去接信,可是嫂子却把信藏在了身后,她就像只燕子般在嫂子身前身后绕圈子去抢信,嫂子的笑声和她焦急的乞求声在院落里不停地荡漾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从上房屋里传来了爹爹威严的咳嗽声,嫂子才不再逗她,捂嘴停住了欢笑,另一只手把信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捏住信,曹晓妞不顾一切地快步跑进自己的厦子屋里,关上门,背靠着门板,拿信贴压在心口窝上,深深喘了口气,这才感觉到,自己的心脏跳得好快呀,透过棉衣,透过信封,手掌已能明显感觉到心房在“呯呯呯”地激烈跳动。

    她觉得脸好烫呀,走到窗前的桌子旁,拿起镜子一照,脸蛋儿红彤彤的。她顾不上端详自己的脸蛋,借着窗前明亮的光束,仔细去看日思夜想、期盼已久的远方来信。

    信封上面写着“曹晓妞亲启”,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写的她的名字,多好看的字体呀。曹晓妞深深地长吁了一口气,拿起剪刀小心翼翼剪开信封,轻轻捏出信封里的两张信纸,急不可待地读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妞妞:

    那天告别了给我人生记忆留下深刻烙印的咸水村,离开恋恋不舍的你——我的妞妞,当天就在县里乘坐汽车到了洛阳,晚上又坐上火车,两夜一天才到了湖南省怀化市我们部队的新兵营。一路顺利,勿念。

    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解放军战士,只有学习训练好最基本的军事队列动作,才能体现出一个标准的军人形象。现在刚到新兵连,班长对我们要求很严,期望很高,不过你放心,我能够严格要求自己,特别是立正、稍息、左右转、齐步跑步走等队列训练,我练习得很认真,还得到了班长的表扬。

    班长对我们说,新兵要学习满三个月才能分到各个部队,过一段时间还要练习投掷手榴弹、配发枪支练习瞄准,我非常期待!等到三个月后,各项军事课目都考核过关了,部队才给我们发红领章和红五星,到那时候,我要去拍张照片寄给你,叫你看看我这个解放军战士多么威武。

    对了,忘了告诉你一件事,班长给我们营长说了我喜欢绘画,营长很高兴,叫我和营部文书一起出黑板报,已经出了一期,老兵新兵都争着去看,营长夸奖我说:“你这个新兵蛋子,画得真不错嘛!”

    今天就写到这里吧,快该吹熄灯号休息了,光顾着给你写信,我还没去洗漱呢。

    另外,天冷了,不要骑着自行车在街上乱转,别叫旁人说闲话。没事了,多读读书报。

    新兵连学习训练太紧张,有时间再给你写信啊。

    还有件事,那个叫张良的青年,我听说他想参军才去你那儿取感冒药,据说是你给拾错药了,如果是真的,我想你要真诚、勇敢面对,尽可能弥补一下人家。

    王新宝匆匆    

    当曹晓妞读罢最后一个字,激动和兴奋的心情已经难以抑制,幸福的泪水悄然滑过了面颊,泪珠“啪嗒”“啪嗒”滴落在信纸上,她赶快移开信纸,拿出手帕轻轻地揩去泪珠。冬天天短,暮色已经降临。她定了定神,拉开电灯开关,又着迷般一遍又一遍读着来信。不知过了多久,她听到有人拍她的屋门,回过神来,才听到是母亲在说:“晓妞,吃饭啦,叫你好几遍咋不吭声呀?你这闺女。”“唉,知道了,妈。”她赶快应了一声,把信纸折叠好装入信封,走到床边,把信压在枕头下边,手捂胸口平复了一下心情,才转身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北方的冬天本来就寒冷,晚饭后,突然又刮起了西北风,把院子里那棵柿子树的树梢刮得像吹口哨似的。往年的冬天,如果天气太冷,爹和娘会把晓妞的棉被拿去在火炉上烘烤一下让它变得暖和,今晚母亲又要来拿被子,她说一点儿也不冷,没让母亲拿。是啊,此时的曹晓妞,浑身上下热乎乎的,根本不会感觉到冬夜的寒冷。

    夜里,曹晓妞捧着来信爱不释手,不知又读了多少遍王新宝的来信。当她钻进被窝,把心上人的信封贴在心口上入睡时,那个信封犹如一个暖腾腾的热水袋,“烘烤”得她出了一身汗……

    夜深了。她心里在想,他肯定等着我回信呢,我明天要赶紧给他写封信……

    (下期请关注《咸水村纪事》系列之三十八:闺女懂事了)

放大 缩小 默认
   
洛阳商报